我拼命工作,获得的唯一奖励是更多的工作,如何避免成为“工作机器”?

创业公司往往节奏紧张,压力较大,在强调生活工作平衡的硅谷也不例外。

本文作者曾经在硅谷一家创业公司工作。一开始她对工作精力旺盛、热情满满,最后却在高负荷的节奏下陷入倦怠,得了抑郁症和焦虑症。

在这篇有回忆性质的文章中,她讲述了自己何以走到崩溃边缘,又是靠什么方法走出来的。

当你也身处工作高压、失去热情时,不妨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目标?是赚钱吗?是成为工作机器吗?是将工作视为生命吗?欢迎留言告诉我你的想法。

截屏2020-06-05 下午3.55.04

图片来自Unsplash | 摄影HannahWei

工作!工作!工作!

我以前在旧金山的一个快速发展的初创企业工作。

一开始我觉得很兴奋,每天都精力充沛地醒来,然后急匆匆赶到公司开始上班。

我很少拒绝交给我的任务,总是会挤时间把所有要求的项目认真完成。如果周内不能完成,那我就在周末加班加点完成它。对我来说,工作辛苦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我学到了东西,对我未来的成功有帮助。

晚上入睡前,我会翻来覆去地想工作上的事情,想着如何加快自己的速度,在同事中脱颖而出。有时候我会躺着用手机写电子邮件,制定第二天的工作计划。我可能突然想到一件事,然后就跳起来跑到电脑前捣鼓,这些事情通常至少要花一个小时。如果我半夜收到了邮件,我会立刻回复。我从小就有阅读的习惯,小时候我读的都是小说和童话,现在我却开始读管理类的书籍。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满脑子想得都是工作,然后我赶去工作,我工作一整天,我回到家临睡前还想着工作,我甚至连做梦都想着工作。

一开始,我觉得精力充沛,完全可以应付这样的节奏。我很少要求带薪休假,就算是在休假,我也很乐意回复电子邮件、回答任何和工作有关的问题。每天早上起来我都很乐意接受新的挑战,当我完成任务后,我也会因为成就感和他人的认可而开心。

我听到不少赞美,比如“你做得很棒!我们真希望能多雇几个像你这样的人。”

那个时候我也是刚搬到旧金山,所以我需要结交新的朋友。我很高兴自己能在这样一个充满欢乐的公司上班,周围都是幽默、平易近人且和我志趣相投的人。我参加公司组织的游戏之夜,周五晚上和同事们出去玩,周六一起去公园,周日上午一起吃饭。

当我花时间娱乐而不是工作时,我的心里会产生一种愧疚感。但是我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和同事建立良好关系的方法,之后会对我的工作有帮助。另外,即使是出去玩,我和同事也经常会聊工作,很多来自同事的反馈都会帮助我更好地调整我的思路。另外,在这种轻松的氛围下,我还可以更好地和经理接触。如果我们不聊工作,那么我就会一边闲聊一边在脑子里想我的工作,构思新的计划,新的项目,等等。我甚至会拍拍自己的肩膀,为自己如此高效而感到骄傲。

假装一切正常

但,努力工作的回报,似乎只是获得更多的工作。

我其实心里清楚,我的工作中某些方面“失衡”了。我知道自己正在把自己推向倦怠的边缘。我提着一口气拼命努力,为的就是让手头上的那些项目可以定期交付。对初创公司来说,我深夜加班似乎是一件合理的事。一位经理告诉我,她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哪种员工想留下来长期工作,哪种员工想混个几年就离开。那些想要长期工作的员工,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有用,并且把自己置身于公司长远的规划和发展中。

我听到这种说法后,觉得很有道理。我存着一丝侥幸心理,觉得自己可能不会真的有一天对工作感到疲倦,我就按照这样的节奏一直上着班。

但与此同时,为了安抚他人,我开始刻意隐藏自己。我不想给我团队里的初级员工树立坏的榜样,不想给他们施加这种破坏人身心健康的“期望”。我也不想让我的上级对我有什么担心,我希望他们能一直对我保持信心。

隐藏了自己的消极情绪后,我被予以更多的责任。我每个周一早上起来都会给工作按轻重缓急排个顺序,但是很快,在一周结束之际,我的工作计划都被打乱了,我的邮箱里总是塞满新的任务,我周一制定的工作计划甚至不能完成一半。

我当年加入初创公司是为了学习新的东西,现在我发现自己学得比以前少得多,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做重复的工作。我之所以还一直在岗位上,是因为我想要努力表现地像“团队中的一份子”。但非常讽刺的事,我因为这项工作,不得不和别人疏远了。同事们不再参与我的任务,因为我一个人就已经可以做得很好。

当我加入这个初创团队时,我对组织结构、日常工作和晋升机会都有一个大致的认识。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一切都不一样了。我现在感到我处在职业生涯的边缘,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崩溃

很快,我心里有一些东西悄悄崩塌了。

我不得不强迫自己才能勉强完成清单上的任务。面对同事,我不得不挤出假笑,作出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周五晚上和同事的狂欢更让我感到筋疲力竭。

我熬过了工作日后,终于到了周末。我想做的只有休息,我睡到中午,连早餐都不吃。如果同事再叫我出去聚餐,那我会觉得整个周末都没能充电,反而比以前更累了。

我患上了“硅谷式倦怠”。

我决定刻意忽略这一切。我的日常工作和我的长期目标是相关联的。如果我的长期目标没变,那么为什么我的日常工作要有什么变化呢?

但我的身体不允许我忽略这种倦怠。心理上的压力最终转换成了长期的抑郁和焦虑。

最糟糕的是,我发现自己对任何事物都兴奋不起来。我对任何事情都不再有期待。以前我还会因为很多事情而感到愉快,比如阅读、和朋友出去玩、读书,现在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至于晋升或者工作发展前景,对我来说好像也失去了意义。

当我发现自己开始动不动就哭,我意识到自己需要做出改变了。哭泣不是焦虑症最严重的症状,但却是一种最难藏住的症状。

我坐飞机回家,和家人共度周末。我开始服用抗抑郁药。我请假休息,让家人和朋友陪在我身边。我开始有规律的睡觉和锻炼。

截屏2020-06-05 下午3.56.32

图片来自Unsplash | 作者PriscillaDu Preez

当我缓过来以后,我申请了辞职。

我把自己的抑郁症情况告诉了我工作中最亲近的几个朋友,有一些人甚至不太相信,他们说其他患了抑郁症的人都有一眼就能识别的症状,可我看起来一切正常,而且几周前刚刚获得晋升。对他们来说,我可能只是最近看起来情绪有点低落。

对我来说,那段时光是无法回忆的。我感到黑暗、晕眩,时刻感觉很糟糕。一想到要回到那种状态,我就觉得很排斥。

以前有很多人向我解释焦虑症和抑郁的症状,但是直到我自己经历过,才能体会到那是什么感觉。

我的价值不在于自己做了什么工作,而在于自己赚了多少钱。

很多人告诉我抑郁和焦虑是可以被治疗的。他们告诉我我可以获得新生。但是我当时并不相信他们。我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兴奋不起来,我无法像以前那样安排自己的生活。我拼命想要摆脱那种困境,但是我做不到。就好像我掉进了另一种现实,逃不出去。

我花了很久的时间和耐心,才找到了原来的自己。我在这个过程中非常痛苦,我为自己忙于工作而忽略家人感到愧疚。我开始花时间在家人和朋友身上,同时和专业的医生保持沟通。

他们不断提醒我:成为我自己,本身就是一种价值。我不是一个机器,我的价值不取决于自己赚了多少钱或者完成了多少工作。

一点一点地找回自己,让我重新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现在,我感到比前几年更快乐,也更有活力。

回到硅谷拜访朋友

在新冠疫情蔓延之前,我还回旧金山拜访了当年的朋友。我听到的一些事情让我感到震惊。

我问他们是否感到快乐,他们说他们“没有赚够钱,所以没有资格感到快乐”。

在他们眼里,快乐是一种需要靠努力才能获取的权利,你需要努力工作,获得成就。基于这样一种对成功的定义,他们可能需要花数十年的时间才“有资格”快乐。

我问他们有没有什么新爱好,还是保持原来的爱好。他们表示自己没有时间花在工作之外的事情上。还有一些朋友表示,就算有时间,他们也会因为太累而无法实践这些爱好。另一些则表示他们花时间在工作上时会觉得“浪费时间”,从而产生愧疚感。尽管这份工作对他们来说没有以前那么有吸引力,但是他们身处职业生涯的上升阶段,必须严肃对待自己的工作。

我在旧金山的朋友,正走在我当年的道路上。

他们就是当年的我,他们陷入了我现在极力避免陷入的状态。我感到担忧,因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被黑暗、焦虑和绝望所包围。就算他们有幸避免这种抑郁,他们也很难感到满足或者快乐——他们可能会花一辈子去实现一个又一个目标,获得一次又一次晋升,但永远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快乐。

重新开始

几个月前我重新开始工作了(我自己也成立了一家科技公司),我发现“工作至上”的想法又悄悄占据了我的大脑。

为了避免回到几年前那种状态,我开始问自己:你早上起来是否觉得精力满满?这一天可能会充满挑战,你是否准备好迎接这种挑战了?

此外,我还去做一些和工作无关但能让我保持心情愉悦的事,比如和朋友一起玩,读书,做志愿者,等等。我不再觉得工作就是我人生的全部成就,不会把所有的时间和经历都投入在工作中,因为我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感到不断被否定,最终陷入倦怠。

当我第一次面临这种心理健康问题时,我感到非常孤独。全球每六人中就有一个人得过抑郁症,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陷入过焦虑。硅谷职场文化更增加了这种孤立感,让我觉得很难过。我非常感谢帮助我走出抑郁的家人和朋友,也感谢专业的医生和愿意分享自己经历的病友。

我知道我的经历不是独一无二的,我的症状也不是最严重的。各个国家各个城市各个行业,所有人都可能面临这样的问题。如果你感到倦怠,那么你需要给自己敲响警钟。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并且通过治疗来平衡自己的生活,最终回到了健康的状态。

我想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那些将工作视为生命的人,可能会遭遇更大的精神挫折。你的工作不是你的人生,这是我想在文章中传达的想法。

希望每一位读者都能在工作和生活中找到平衡,让那些令你快乐又充满活力的事情包围你。如果你感到自己的精力在一点一点耗尽,试着对自己耐心一点,找回最初的自己。


来源: 创新工场

1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