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就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一言以蔽之,可能就是,好像每天都生活在古老而梦幻的魔法世界中呢!

其他关于牛津的电视剧电影就不提了,直接参见《发现女巫》的各种截图吧。

打卡圣地,偶Bodleian必须是排名第一的!

没错,我们的自行车车篮也可以很复古!

坐在这么古典的reading room里,学习和恋爱真的可以两不误哦

学院的chapel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来自中世纪时期的神秘气息

和明星名人来场街头偶遇也不是不经常有的哦

当然,纵使美图众多,也展示不尽牛村丰富多彩而充满津韵的美好生活。作为一枚在牛村混迹多年的老司机, 接下来就是具体开扒的时候啦~

暂时,仅分享十八点哈!

1. 尽管有刷不完的sheets, 写不完的essay,但是!吃formal的时间总是能挤出来的。而且,往网一吃就是好几个小时。吃完不过瘾, 还要去学院的Bar里接着玩。

2. 虽然感觉自家学院的饭菜味道还是阔以的,但是,去别人家学院蹭饭的时候,还是要英式恭维一下,你们学院的饭比我们的好吃太多辣~~同时配上一双星星眼~

3. 认识新的小伙伴,大家自报家门的第一句话总是,我是哪个学院,读哪个专业的,研究课题是啥,我导师是谁,我导师如何如何厉害,我对我导师如何崇拜。。。

4. 第一年去学院古老而华美的Dining Hall吃formal,每次都要dress up得美美的,嫌Smart Attire规格不够高,特别喜欢Black Tie的场。逛街的时候,特别关注那些blingbling的漂亮小礼裙高跟鞋,恨不得统统打包回家,吃一场换一套。拍照凹造型也是经常有用力过猛之嫌。

从Starter到main course再到desert,每次动刀叉前都要先调好光,摆好餐盘位置,完成美食大片的拍摄。回来发facebook还要仔细注明每道菜的菜名。。。

比如,像偶家学妹小意的这组某次 Christ Church formal 图这样:

Roast Partridge Breast with Pickled Beetroot, Goats’ Curd, Date and Caper

Seared Scallops with Feijoada, Garlic and Parsley Sauces

Roast Duck Breast with Blackberries and Girolles, Cider Fondant Potato, Celeriac Purée, Irish Cabbage

Dark Chocolate Tart, White Chocolate Brûlée and Oxford Marmalade Ice Cream

结果到了第二年第三年,邀请别家学院小伙伴来吃 formal ,随便一条连衣裙就搞定了。有学妹甚至毛衣秋裤啥的都穿着去 Black Tie 的场了。

5. 到了牛津之后,秒成G&D的死忠粉,当然不是前段时间被批的体无完肤全民抵制的那一个,是牛津当地的一个超火的冰淇淋品牌!目前在寸土寸金的牛村已经开了三家分店。是约会和朋友间小聚的圣地。超级推荐他们家的Oxford Blue和Pistachio口味!

呐,请认准这个牌子哦

6.学校还有学院的图书馆实在太过美好,学习氛围超级浓,去图书馆完全成为了一种享受!现在回忆起来,都还能记得夏日的夜晚,靠窗坐在学院图书馆里,开一盏小台灯,被暖气熏热的夜风轻抚着写论文的场景。

《哈利波特》电影中,Hogwarts Library的取景地就在偶大Bod

很多学院自家的图书馆也超级赞的,比如,Merton Library

7.可能是答主本人长得比较友好,在大街上,经常会被游客拦截下来打听牛津大学的位置。刚开始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到后面,就能自豪得开启讲解员模式了:我们学校没有校门口,参观学校就是参观各个学院。我们有38个学院,6个永久私人学堂,分散在牛津市中心不同的地方……

8. 对Boat Race产生了莫名的浓厚兴趣。而且,特别崇拜学院里面那些赛艇队里的小哥哥小姐姐!

有没有觉得特别帅?!

9. 去流经学院的Cherwell河上划船变成了常规娱乐项目。没几次下来,就坚定得认为Punting(用篙撑船)要比Rowing(拿桨划船)好玩多得多!

10. Trinity term 的时候,最期待的不是放假,而是参加各个学院的舞会。因为舞会的票价还是有的小贵,一般在50-200镑不等。所以,每次参加学院舞会,很多人最大的目标就是:要把票价玩回来!

不过,像答主这种嗜睡狂魔,最高纪录居然只撑到了凌晨1点半。。。而且还是在吃了两块巧克力,喝了一杯姜茶提神的情况下。结果就被那次同去的好友给鄙视了。。。

PS. 牛津的舞会,一直玩到凌晨的话,是有特别奖励的——就是,所有幸( ao )存( ye )者,一起拍一张 Survivers’ Photo 作为留念。以后拿出来,可值得炫耀啦。答主现在已经后悔了~~下次回去,一定要玩到天亮!

Survivers’ Photo 一般都是摄影师从高处俯拍的,就像下图酱紫~

11.在牛津,丢啥都不能丢自己的Bod card。没有了卡,吃不了食堂的饭,进不了学院的门,借不了图书馆的书,商场、餐厅、奶茶店通通打不了折…感觉就是一下子从天堂跌进了地狱啊。

补卡的费用记得那会儿是5镑的样子,倒也不贵。那么,为什么我会知道呢?因为平时玩得很好的一位学妹已经丢了N次卡了。。。希望今年不要再丢了哦,学妹大人~~

12. 刚住进学院宿舍的时候,很不习惯scouts(宿舍管理员)每天进来打扫卫生,隔周还会换好床单枕套。为了塑造东方妹子的居家好形象,每天只好把房间先收拾好再出门…

没几周,就发现实在太麻烦,然后,就彻底放飞自我了…(所以,在牛津, scouts 可能是最了解你的很多生活小秘密的人…)

13.不知不觉就成了讲述历史名人故事的小能手!因为,参加学院活动,学院的前辈们一定会跟你爆料各种学院名人的八卦。去其他学院蹭饭,饭桌上又会有更多其他学院的小伙伴们分享自家学院那些年的种种事迹。听得多了,也能随口能讲了。

比如,雪莱在 Univ 只待了一年就被学院开除了。据说他在牛津上学时整天泡在图书馆,每天的阅读时间长达16小时,但只听过一堂课。不过,被踢出学院的原因倒不是因为翘课,而是,他写了一篇题为《无神论的必然性》的论文~

比如,1602年 Bodleian Library 建馆的时候, Thomas Bodley 爵士立了一堆馆约,其中有一条是:馆长必须保持单身!这项规定在第一任馆长那里就被华丽丽地无视掉了,而且还是当年就结了婚~后继者们也几乎都是工作结婚两不误。又过了两个多世纪,这项规定才被正式废止。

再比如,薛定谔是在 Magdalen 学院任教时接到了诺贝尔获奖电话的。但是,那之前,他在学院里就已经很出名了。因为,来 Magdalen 学院报到的时候,他不仅带着自己的夫人,还带着怀孕的情妇。。。后面被全院的 fellow 给鄙视了。

还有哦,在十八世纪, Magdalen 出了一位挺悲剧的 Fellow 。名字就不点出啦。这位 fellow 特别想在学术界作出一番事业。于是乎,就出版了一本研究古希腊诗人 Apollonius Rhodius 的“学术作品”。结果,差评如潮。有传记作家调侃道,“当时古典学术界最权威的德国学者就是从这位同仁的三流作品中评估牛津的学术能力的”。后来,这位 fellow 就再也没有出过书。再后来,他就成为了一名非常严厉的 fellow 。。。

14. 日常学习生活碰到各路名人明星几率太高,照说应该会锻炼出超强的免疫力。然额,并没有。。。每次看到大牛教授来演讲,还是会秒变迷妹,各种签名合影要起来。

17年第一学期,Oxford Union邀请的嘉宾中有影视圈的 Sir Ian McKellen( 甘道夫,万磁王的扮演者 ),Jimmy Page (世界级吉他手) ,Alex Pettyfer (风暴突击者的辣个小澜孩) ,Liv Tyler (魔戒里那个漂亮的精灵公主)…时尚圈的 Marc Jacobs,Cath Kidston,Calvin Klein,政界的Heinz Fischer( 奥地利前总统), President Tarja Halonen( 芬兰第一位女总统), Monica Lewinsky,Chris Patten(彭定康,牛津大学前校长, 香港最后一任总督 ),Kevin Rudd陆克文, 澳大利亚前总理),体育界的 Mark Cavendish,Tom Daley…… 此处省略N个字。

英国皇室成员来的也很频繁。女性成员一般都是来给某个慈善机构的活动站台,男性成员则是出席某个中心大楼的揭碑仪式。比如,

14年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新办公楼落成的时候,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都来了。(PS.中心提供中餐,而且做的味道还不错的说!)

17年5月,查尔斯王子和卡米拉到访牛村。作为慈善机构 Maggie’s 的主席,卡米拉当天下午要去探望住在 Churchill Hospital 的一些受该慈善机构帮助的癌症患者;而查尔斯则出席了伊斯兰研究中心的一场揭碑仪式,并参观中心的新大楼。

记得女王和菲利普亲王最近几年也来过,但是一时找不到具体的记录了~~

PS. 动不动,你的老师同学就是某位名人。比如,

Sir Ian McKellen 目前是牛津大学有着悠久莎士比亚戏剧演出史的 Worcester 学院的杰出访问学者。

Maggie Smith ,也就是《哈利波特》里面的麦格教授的扮演者,17年拿到了Mansfield学院的荣誉教职席。

18年, 希拉里·克林顿也成为了该学院的 fellow

史上最年轻诺奖得主巴基斯坦少女马拉拉目前在 LMH 就读。。。 妹纸去年还当选了学院的 social secretary =D

马拉拉妹子的参选海报

就不一一列举啦。

当然,欧洲的贵族同学肯定也是有的,只不过,很多人会隐瞒身份不让太多人知道就是啦。

我记得我那届有位小哥,听别人说是挪威的一个贵族,家里住超级大的城堡。不过,小哥看着很低调很害羞,一点不符合想象中神采飞扬的欧洲贵族形象哈~~不过,人还是很帅很有礼貌滴!

15. 你以为来牛津主要是学习的吗?太天真啦。社交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连学习都能带上一定的social function的呢!

课余之外,你会发现系所里面有很多小规模的学生自发组织的定期举办的 seminar, workshop 等等。比如,最最常见的 Graduate Work In Progress

就是,每次都会有一位同学给大家分享下自己最近论文写得咋样了,有什么新发现,哪里困惑啦,然后其他在座的小伙伴们就会各抒己见,各种支招:这个论点的支持论据可以在XXX的某篇论文中找到,用同样的方法论可以推导出XXX。。。

哟,论文终于讨论结束了,接下来商量下去哪里吃饭吧~~因为分享者的topic每次都不一样,所以总能吸引到新人前去围观,借机也能认识新的小伙伴,一举多得啊。

这个时候,还是要分享下偶们高大上的考场美照滴,有没有想去考一场的冲动?

16. 牛津的peer pressure老大了。一不留神就发现,身边全是学霸,而且还是拿奖学金的,看起来好像每天都在各种玩的那种!怎么办?想开点,习惯了就好。

17.游客以及初来咋到的新生,是很容易被我们这些牛津老人识破身份的。因为,刚进村的新人们很容易犯各种认知错误。 比如,

a.把 University CollegeOxford University 搞混掉。

b.夏天去 punting ,也就是划英式平底船,站在了船的“剑桥端”。

这里要强行解释一波:是这样子滴。英式平底船的一端是一个高出来的平台,而另一端没有平台,是一个向船中间凹陷下去的嵌了木板条的斜面。

平台端是剑桥端,而斜面端则是牛津端。

事实上,对初学者来说,牛津端要安全得多,因为在平坦的剑桥端容易滑下去。

c.想当然地以为 New College 是一所新学院。

嘛~~虽然它在成立时的确是新的,但那是在1379年! In fact, 它是牛津大学另一个最古老的学院。

d.很多人都会把 Magdalen 学院的名字错念成“ Mag-de-len ”(玛-格-德-林)。

这里必须纠正一下, Magdalen 的正确的发音是“ Maudlin ”(莫-德-林)。用我们自家学院小伙伴的译法,叫“摸-得-灵”。

e.牛津的老师们,叫成 Oxford Teachers 或者 Oxford Professors ,都是不对的哈。

因为,“老师”( Teachers )一词只适用于中小学教师,而牛津大学拥有学校授予的教授头衔者非常少——往往一个系只有一位~!所以称呼牛津的老师们,常用且恰当的统称是——“牛津导师”( Oxford dons )。

再细分一下,隶属学院教职工队伍的导师可以称为“ Oxford fellows ”;被各科系指派来开堂授课的导师称为“ Oxford lecturers ”;还有虽然单独授课但实际上并不一定是某个学院的永久成员或者讲师的导师就叫“ Oxford tutors ”。

18. 牛津大大小小的传统活动实在太多,时不时就要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十月。新生入学后的第一周周末,所有人都需要参加Matriculation(入学典礼)。 这是个必选项,不选就意味着永远无法毕业了哦!入学典礼当天的着装也是特别讲究,学校严格要求大家必须穿上一件黑袍,一顶叫“ mortarboard ”的学士帽,以及全套 sub fusc

一套 sub fusc , 包括:

  1. 一件深色西装+深色鞋袜或一条深色裙子+黑色鞋袜或一条深色西装裤+深色袜子

  2. 一件深色外套(可能需要)

  3. 一双黑色鞋子

  4. 一件白领子的白色衬衫

  5. 一个白色蝴蝶结领结或黑色蝴蝶结领结或一条黑色领带或黑色丝带

在自家学院拍完同年入学的新生集体照以及个人照之后,大家会一同前往市中心的谢尔登剧院参加全校的新生入学典礼。

记得拍学院新生集体照时,工作人员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黄色的小卡片,让大家写上自己的名字,在排队依次走到搭好的摄影架之前,将小卡片正面朝下放在一个小收纳盒中。一开始,我还很好奇卡片的用处。直到几周后收到裱好框的合照时,才发现对应的站位底下都备注了每个人的名字。真的是又古老又可爱的标记法呢!

因为剧场容量有限,所以不是所有新生都会在同一时段参加入学典礼。除了校长需要全天循环出席,学院的院长们只需在自家学院的新生们到场时出席即可。这里心疼校长3秒钟~~

因为学院很多,大家要分批入场,每场分配到的时间也很短。流程简洁,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大概15-20min搞定。

你会和其他新生们引导到礼堂中间的一个过道两侧站立,自家学院的院长会坐在礼堂座位前。然后,仪式就开始啦!

牛津大学的校长会手持银色权杖进入过道。此时,学院的院长会向校长鞠躬,口中开念一串拉丁文,请求对方将本院的学生正式纳入牛津大学。校长接着会用拉丁文回复:“尔等今日已被录入本校学生名单,需遵循本校一切相关法规。”(“ Scitotevos in Matriculam Universitatis hodie relatos esse, et ad observandum omnia Statuta istius Universitatis, quantum ad vos spectent, teneri ") 发言完毕之后,校长会用英文再做一个简短致辞,然后,大伙就可以撤啦。

三四月。牛津剑桥赛艇对抗赛,也就是赫赫有名的 The Boat Race~

这个传统赛事,可以说是每年必须打卡的牛村顶级热门项目!

记得第一次去观赛,傍晚的比赛,下午2点多先到火车站集合后,跟着牛津中国学联大部队浩浩荡荡出发来到伦敦。一想到终于有机会去泰晤士河边呐喊”Shoe the Tabs!” 这句名口号的时候,内心超级激动的。(这里稍微科普一下,口号的含义当然是给对方学校喝倒彩的。剑桥的小伙伴不要打我。。。打我,我也不会把你们的口号放出来的~~~)

在伦敦换乘Tube的时候差点和队伍走散,幸好牛村的村民们还是自带光环很容易识别的。跟着大家走到接近目的地的一个街角时,还有好多一看就是学校派出的粉丝后援队成员在挨个给我们派发牛津蓝的应援棒!

观赛者真的敲多的!

目的地是位于Bishop Park的Fielders Meadow的大屏幕下方,抵达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通过大屏幕,可以看到两校的选手们都已经做好了要一口气拼掉对手的准备了。。。此处省略N多字。当然,最后是我们牛津的男队和女队双双胜出,哈哈哈~~~

五月。五月的第一天,Mayday, 也就是一个超级大日子。这天也就是传说中的牛津学子集中跳桥日了。

据说,跳桥这个活动项目是1980s那会儿开始流行的。危险系数在牛津的各类活动中绝对能排前几。

据说,最严重的事故发生在2005年。当时有1万两千多人参加了 May Day 的晨颂活动,很多人不顾劝阻硬是从莫德林桥上跳下,结果有十人被送入了医院。因为这个原因,牛津政府自2006年起采取了封桥措施,至2011年才重新开放。不过,这几年,节日当天跳桥的新闻已经很少听见了~

(估计大家对于牛津危险系数高的其他活动也很好奇,这里我补充一个吧:新生周的 pub crawl ——也就是晚上去不同的酒吧一家一家喝过去。几乎每年都会有新生因为醉酒出事故,比如,心脏病突发去世或者从楼道里摔下身亡…唉,这里默哀3分钟。。。)

那么除了跳桥,这天还会发生什么呢?

市中心会有一群群穿戴非常有英国民族风情服装的人们在乐师的伴奏下欢快地跳着一种叫莫里斯舞的舞蹈。

Magdalen 学院的唱诗班会在黎明时分沿着日渐磨损的石阶登上学院 Great Tower 的塔顶吟颂赞美诗歌。吟唱时长7分钟,所唱内容为赞美诗 Hymnus Eucharisticus ,紧接着,便是20来分钟的钟鸣。

由于晨颂会于6点准时开始,很多人不得不早早地赶到学院附近以求占得一席临近塔楼之位。不少学生更是直接玩个通宵,穿着前一晚参加晚宴的正装,凌晨三四点钟就直接过来坐等了。

这里要友情提醒一下:

如果认识学院的成员,务必提前抱好大腿!因为 Magdalen 的成员是可以进到学院的庭院里超近距离欣赏晨颂的!
且不说答主那几位学弟学妹,因为住学院宿舍,在被窝中就可以听到晨颂,更有甚者从自己宿舍的窗户就能看到塔楼上的精彩现场。
答主作为学院成员,当年也是享受了超棒的福利。
研一的时候,可以去 Oscar Wilde Room ,直接坐在房间外面的平顶上边吃边早餐边观赏晨颂!
研二的时候,学院里平日关系很好的 porter 塞给我一张登塔票,于是登上了学院临近主塔楼的另外一个塔楼的楼顶,从不同的角度又赏了一遍!看到底下大有挤爆 High Street 之势的黑压压的人群,优越感爆棚啊~

五月还有一项轰动牛津的大事,就是大学内部的夏季八桨(Summer Eights)了。举办时间是Trinity Term,也就是牛津第三学期第五周的周三至周六。

Christ Church Boat Club

相比牛剑赛艇对抗赛,这项比赛在校外的知名度虽然不高,但在校内可是人气爆棚的。

这项赛事始于1815年,中间有几年因为战争等原因中断过。目前,每年牛津几乎所有的学院都会派出男队和女队参加这项赛事。

比赛规则还是很有意思的。根据上一年的排位,每13条船组成一个梯队( division )。男队共7个梯队;女队共6个梯队。比赛以梯队为单位进行。
一个梯队比赛时,13艘赛艇会在下游沿岸依次排开,由舵手( cox )抓住系在岸边固定位置的长绳。
赛艇间间隔约1.5个船位,随着发令枪响,舵手松绳,全艇起桨开始追击( bump )前艇,并尽量摆脱后艇的追击。
一旦 bump 成功,两艇就会靠岸,以便其他赛艇继续比赛。全赛程大约1800米。一日赛事结束之后,根据追击情况重新排位,进行下一天的比赛。

所有赛艇队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为“ Head of the River ”——即第一梯队的 No.1 ,并一直保持下去!当然,无法夺冠的队伍也不是什么奖品荣誉都拿不到。四天都能追击成功的赛艇队,能拿到荣誉桨( winning blade )。据说,船桨会保留学院的独特标志,并印上每位桨手和舵手的名字,以及四天里追上的若干艘赛艇的名字;而四天都被追上的赛艇据说也可以拿个勺,取义大概是桨弯了不给力。

除了刚才提到的面向全员的大型传统活动项目之外,还有一些具有学院特色的传统活动 。比如,

Merton有个出名的传统叫Time Ceremony, 每年冬令时( 十月的最后一个周日) 开始的当天凌晨,学院的成员们会穿上全套牛津校服(sub fusc),绕着教工方院(Fellows’ Quad),一边喝着波特酒(port), 一边倒退。

早些年,学生们还会举着蜡烛进行这一仪式。据称,这个仪式的目的是为了在英国夏令时调转到格林威治时间时,维护空间时间的完整性。

All Souls有项传统要一百年才能遇到一次 ,而且一般是在1月14日。学院会在当天举办一场仪式:成员们会手举燃烧的火把,吟唱着“野鸭之歌”,由坐在椅子上的“野鸭爵士”带领着,一边绕着学院内部走,一边找寻那只传说中在建院时从学院建筑地基上飞出的巨型野鸭。

在“狩猎”途中,会有一人手持木棍,木棍上绑着一只鸭子,行进在“野鸭爵士”的前方。在早期,木棍上系的是活鸭,后来换成了死鸭(1901)或木雕鸭(2001)。

距今最近的一次是在2001年,所以,下次将在2101年了!重点是,其实谁都不知道这个传统是怎么来的。。。(捂脸)

除了大大小小的传统活动之外,牛津还有很多渗透进大家学习生活的小传统,比如:

本科生刚入学时,需要购买并在很多场合披上一件黑袍。 袍子的专有名称叫 Commoners’ gown 。这种 gown 是无袖的,而且比较短,差不多刚过上半身。研究生同学穿的 gown 会更长些,大概过膝的样子。而最拉风的就是传说中的 Scholars’ gown 了。

这种黑袍不仅有肥大的衣袖(据说这个设计当初是为了方便学生们用来藏酒),长度也是直逼脚踝,是只有年终考试中拿到 first 的同学,才有资格购买和穿上身的。因为,拿到了 first ,就不是一枚普通的学生了,直接晋级学者,而且还是官方授权的!

冬天参加各学院 Formal Hall 的时候,来个学者袍加身,不仅超级御寒,还能一跃成为餐桌上的焦点~~

(对了,这里再 补充一个不成文的牛村共识 。考上牛津(估计剑桥也是)的学生,大家对于相互间在其学习研究的专业领域的学术能力是高度认可的。你可能会听到牛津历史学系的学生在介绍自己的时候,不用 a history student 的称呼,而是直接非常自豪地说, I am a historian ! 像答主自己是学古典学的, 自我介绍时很少说自己是 a classics student , 而是直接 I am classicist ! 偶是一位古典学者~~)

即将成为新生的暑假里,你就会知道所属学院已经非常贴心地给你安排好了你的college parents . 所以,一到校,你就会发现自己不仅多了爸爸,妈妈,还会有兄弟姐妹。。。温馨的学院家族生活由此展开!

入学时,参加新生舞会是必选项哦! 运气好的,直接搞定未来的 Mr Right ,运气不好的,也能结识一帮接下来几年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狐朋狗友。。。

其他的,等想到了,再来分享哈


作者:北小都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306768/answer/614979836